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南京夜网门户 娱乐 查看内容

郭德纲的俗,可以娱乐大众,可以俗出人性,俗出传统文化

2019-1-5 21:27| 发布者: nymzmtpba| 查看: 240| 评论: 3

摘要:   2006年始,因郭德刚的“不入流”而引出了反“三俗”的攻击站,而这一反,却将郭德刚给反“红”了。而今郭德纲领导德云社走出中国,走向西方,特别是登上英国等最大的舞台,可贵的是座无虚席,真真地“俗”出了今 ...
  2006年始,因郭德刚的“不入流”而引出了反“三俗”的攻击站,而这一反,却将郭德刚给反“红”了。而今郭德纲领导德云社走出中国,走向西方,特别是登上英国等最大的舞台,可贵的是座无虚席,真真地“俗”出了今日“人”需要的精神食粮“谷”。


  


  说“三俗”,即庸俗 低俗 媚俗。这些似乎是人所共知的,为人所不耻的。可话说回来,俗,却才是人所共有的、喜闻乐见的、贴近百姓生活的、容易让人接受,不是吗?脱离生活的歌颂,阳春白雪的“清雅”,鹤立鸡群的浮夸,等等,说起来不俗呀,可又怎么能让老百姓就俗了呢?先来学习一下定义吧:庸俗:平庸,粗俗。对应着高雅,高尚。低俗:低级,粗俗,不文明。对应着高雅。媚俗:迎合世俗。应该对应着空中楼阁,脱离实际。


  


  无论是怎么个俗吧,俗,是指社会上长期形成的风尚、礼节、习惯等,那么就是人们接受的,喜爱的才得以成“俗”。而俗才是民族的,是人们需要的吧。有这样的批判:“以献媚取悦于人来讨得几个银两,本来就够猥琐了,如果所媚之俗是‘通俗’之俗倒也罢了,毕竟面向大众的产品通俗化才易流行,才打得开市场,可偏偏却是庸俗、低俗甚至是恶俗之‘俗’。”这就让人不可理喻了,这是姜昆之流对大众审美情趣的亵渎。写此批判文章之人不是在“媚俗”,而是在“媚官”且想从中得些稿费的吧,不给稿费你一定不会写这样的文章的。


  


  那么对比看,我们说到旧时的艺人,他们无非是以此养家糊口,他们并没有想到过自己在从事着怎样一个伟大的文化产业,担负着要去引导社会进步的重任等等,而只是用自己拥有的技能来做为一种谋生的手段,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入流或入什么流;他们虽从师学艺,但谁知道自己是否会是碰巧出自正经门派;但他们养家糊口了,他们感谢师傅,感谢社会给予的那么一点点的生存空间。


  


  说郭德纲俗并继承着传统文化,且不说他及他的弟子们都是从小传承着相声这门艺术,今只说说德云社的礼和信。“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郭德纲这番话道出了德云社人与人之间,“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长呼人,即代叫,人不在,己即到。称尊长,勿呼名,对尊长,勿见能。路遇长,疾趋揖,长无言,退恭立。长者立,幼勿坐,长者坐,命乃坐。尊长前,声要低,低不闻,却非宜。进必趋,退必迟,问起对,视勿移。事诸父,如事父,事诸兄,如事兄。”我在天坛德云社欣赏过相声,感受了他们见面知长尊,上下台深搭躬的仁、义、礼、智、信。


  


  郭德纲敢于让所有人来嘲笑自己的个头,更说明郭德纲的不俗。“18层电梯那个按钮被我师傅按坏了”、“师傅站在盒子上,翅着脚向上指着徒弟进行教训”……太好笑了。由此看来,敢于“自嘲”的人才是文化“真人”,而那些怕被嘲或不敢“自嘲”之人该是什么呢?


  


  不要再效仿官僚主义了。这里也让我们对照一下官僚主义与“俗”。官僚主义指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做官当老爷的领导作风。如不深入基层和群众,不了解实际情况,不关心群众疾苦,饱食终日,无所作为,遇事不负责任;独断专行,不按客观规律办事,主观主义地瞎指挥等。有命令主义、文牍主义、事务主义等表现形式。官僚主义是剥削阶级思想和旧社会衙门作风的反映。这一对比,哈哈,这“俗”俗得比官僚主义好多了。万通集团的董事长——冯仑在其《野蛮生长》中,人一生中有很多不自由的地方,限制来自于物质手段也来自于社会制度、文化及道德规范,来自于跟外部环境不对等的博弈。在自由状态下的人多数是幸福的,所以自由是幸福的源泉,也是幸福的保障。那么追求物质上的幸福也很重要,而物质上的幸福越庸俗越自然,越堕落越人性,吃饭、放屁、打嗝、睡觉,都很自然,不让你干你就不自然,不自然就不快乐了。港媒评内地抵制三俗:匡正民风应先从正官风做起。

  姜昆的师傅马季也曾这样评价郭德纲:郭德纲的出现让相声重新火了起来,让在桥洞下讲给百姓听的相声重新回到了剧场。这是多少人呼吁都呼吁不来的。

  

  再看收藏家、传统文化传承人马未都,很多时候从他所说出来的话让人感觉不无道理。马未都曾在提到郭德纲时,有过这样的评价:我真心觉得郭德纲的单口相声比他说的对口相声好,但是后来不怎么说了,他的单口相声有的剧场大概四五十分钟,单口相声就是类似过去的一个评书,他把整个故事的推进过程中夹杂着他的作料和能耐。


  


  不要再学官僚主义,强奸民意,脱离人性地去把某些东西强加于业者及老百姓,老百姓接受的,不是你某权威机构,甚或是某权威人士人为地规定出来的东西,而是耳熟能详的,喜闻乐见的东西。而且好与不好,俗与雅,都由老百姓评说,无需某部门或某人来主观臆断。俗,可以娱乐大众,可以俗出人性,而官僚主义只会害死人呀!


  


  茅台不怼五粮液,五粮液也不怼茅台,都成为名酒;奔驰不怼宝马,宝马也不怼奔驰,都是名车。同行不必成冤家,做好自己才是真,才是对本行的贡献。生,也要让别人生。不可以自己生存,却一定要别人死。

  这里我们不得不再次缅怀和倾听毛泽东他老人家的教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分享至:
| 收藏

南京夜生活|手机版|南京百花网  

© 2001-2013 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2

1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