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南京夜网门户 军事 查看内容

拉美发展慢军事拖後腿

2019-3-2 11:10| 发布者: 黑暗中流泪| 查看: 769| 评论: 1

摘要:   冷戰結束以來,拉美地區存在著一個奇怪的現象:一方面,本地區的軍人獨裁統治已成為歷史,各國基本上實現了文官治國的制度;另一方面,拉美許多國家卻仍然要背著難以承受的軍事負擔。這種負擔不僅來自龐大的軍事 ...
  冷戰結束以來,拉美地區存在著一個奇怪的現象:一方面,本地區的軍人獨裁統治已成為歷史,各國基本上實現了文官治國的制度;另一方面,拉美許多國家卻仍然要背著難以承受的軍事負擔。這種負擔不僅來自龐大的軍事開支,而且來自軍事政變的威脅。在拉美經濟持續疲軟,甚至有可能再次爆發地區性經濟危機的情況下,軍事負擔成為拉美難以承受之

  重。

  將軍多如牛毛

  拉美國家的將軍之多,超出人們的想象,即使用『泛濫成災』來形容也不為過。如果以高級軍官的人數來衡量軍事力量的話,好幾個拉美國家可以躋身於世界超級大國的行列。

  『世界警察』美國的駐軍遍及全球,可其將軍人數卻沒法和墨西哥相比。目前,墨西哥現役部隊總兵力約17.5萬人,其中有將軍585名,平均每1萬名軍人中有33名將軍;而美國軍隊總數為140餘萬人,卻只有329名將軍,平均1萬名軍人中只有2名將軍。也許在五角大樓裡,當美國的將軍們為發動一場全球性的反恐戰爭而忙得團團轉的時候,墨西哥的將軍們卻悠閑地牽著自己的愛犬在遛彎兒。有人曾多次想證實墨西哥到底有多少人曾經擔任過國防部長一職,可是就連墨西哥人自己都說不清楚,因為曾出任過國防部長的人實在太多了。

  由於將軍過多,許多拉美國家的將軍只好做一些文案工作。在委內瑞拉,軍人出身的查韋斯在1999年以民選總統的身份執政,為了保證軍隊高層能支持自己,他在3年裡將將軍人數增加到250名左右,數目增長了1倍。由於僧多粥少,查韋斯只能讓一些將軍做文案工作,這樣他們纔不至於無事可做。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秘魯,由於沒有足夠的軍隊來供將軍們指揮,秘魯135名將軍中的幾十名將軍做著文案工作。俗話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拉美這些沒有士兵可供指揮的將軍,不知心裡是什麼滋味?

  將軍過多也造成軍隊的組織機構過於臃腫。阿根廷總共有34名將軍,其中24名是旅級將軍,但是全軍只有11個旅。此外,阿根廷還有7名師級將軍,但是軍隊中卻沒有師級建制。玻利維亞和巴拉圭是內陸國家,沒有出海口,但兩國竟然都建有一支海軍部隊。其中,玻利維亞的20名將軍中有6人是海軍上將。

  軍費開支龐大

  拉美國家的周邊環境相對穩定,幾乎不存在外部敵人入侵的威脅,是世界上軍事衝突最少的地區。在這種相對穩定的地緣政治環境下,拉美國家實在沒有必要擁有那麼龐大的軍隊。

  但實際上,20世紀90年代以來,拉美地區軍費開支的增長率一直是世界最高的地區之一,使該地區許多國家在經濟上不堪重負。據統計,南美洲地區的軍費開支在1991年到2000年間按實際價格計算增加了60%,中美洲地區的軍費開支也增加了29%。其中,智利、巴西、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和烏拉圭等國的軍費開支在國內生產總值中所佔的比例高於北約國家的平均水平。

  過去10年來,拉美地區節節上昇的軍費開支主要被用於軍人工資福利和耗資巨大的退休金,而用於對軍隊進行現代化改革,如培訓軍人、購買或維修武器的資金則寥寥無幾。

  在智利、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危地馬拉、巴拉圭和巴西等國,軍費開支超過了醫療衛生方面的開支。在薩爾瓦多、巴拿馬和多米尼加,用於醫療衛生和教育方面的開支總和比國防開支還要低。

  在拉美各國,哥倫比亞軍費開支最多,增長最快。提到哥倫比亞,許多人就會立刻聯想到梅格·瑞恩主演的《千驚萬險》這部影片裡的場景。影片以哥倫比亞為背景,描述了該國游擊隊在蘇聯解體後,變成一群以販毒、綁票為生的恐怖分子的情景。哥倫比亞,這個以意大利著名航海家哥倫布的名字命名的、鮮花盛開的國度,如今已成為毒品泛濫、戰亂不止的罪惡淵藪。已持續了40多年的哥倫比亞武裝衝突不僅是南美時間最長、規模最大的國內武裝衝突,也有蔓延到周邊國家的危險。今年,哥政府同『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的談判破裂,武裝衝突全面昇級。不久前,哥政府宣布增加軍費1.1億美元,用於加強軍隊專業化和現代化建設,從而使其軍費總開支達到11.9億美元。美國在打擊毒品和恐怖主義的旗號下,向哥倫比亞提供了13億美元的援助,其中大多為軍事援助。

  政變:另類軍事負擔

  軍事政變是拉美各國的又一種軍事負擔。拉美以政變頻繁聞名,據不完全統計,二戰後拉美曾發生過100多次軍事政變。而且政變在拉美似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有時甚至是幾個兵開一輛坦克就能把總統趕下臺。2000年10月29日,在秘魯就發生過一場這樣的兵變:一名陸軍軍官突然在當地電臺對外宣布,他已率領50多名士兵發動了一場起義,並佔領了一個位於莫克瓜省的礦石城,目的在於罷黜當時的總統藤森。2001年1月,厄瓜多爾叛軍也曾佔領國會,發動了一場不流血的政變。

  最引人注目的是今年4月發生在委內瑞拉的軍事政變。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因軍事政變而下臺,72小時內,在他的支持者、另一些軍人的努力下,查韋斯又重登總統寶座。『倒查派』的核心是軍人,『擁查派』的核心也是軍人。至今,『擁查派』和『倒查派』之間仍不時發生流血衝突。值得一提的是,查韋斯本人在1992年就曾率眾發動過一次沒有成功的軍事政變。

  在實現了文官治國20多年後的今天,軍事政變猶如一片揮之不去的陰影,籠罩在拉美國家的上空。

  軍人乾政的傳統

  在拉美現代化進程中,軍人乾預政治司空見慣,軍人政府和軍事政變一直是拉美國家綿延不斷的現象。巴西、阿根廷、智利等13個國家都有過軍政府的歷史。軍政府的統治歷史為拉美軍隊在各國政治經濟生活中佔據重要地位提供了社會土壤,並留下了軟弱的文官政治體制。

  自20世紀70年代起,拉美國家開始了所謂的民主轉型的進程,逐步實現了文官治國的制度。在1990年,智利的皮諾切特軍政府———拉美最後一個軍人獨裁政權———下臺後,拉美進入了『民主鞏固的10年』。但在強勢軍隊的面前,弱勢的文官政府似乎還是那麼脆弱和不堪一擊。拉美軍隊的影響力仍無處不在,軍隊或規定著政府的權力范圍,對政府事務施加影響;或在體制上保持獨立性,只是有條件地服從政府。而軍事政變是軍隊乾預國家政治經濟生活最極端的手段。

  由於在1982年馬島戰爭中失敗而名聲掃地,阿根廷軍隊曾一度『夾著尾巴做人』。但在該國最近連續3年的經濟衰退後,軍隊開始向文官政府施壓,要求增強它們在國家決策方面的地位。當前,除智利外,拉美其他國家的軍隊無一例外地向政府施加壓力,要求擁有最新武器,增加軍隊福利。智利的軍隊情緒相對比較平靜,原因是軍隊可按國家銅出口情況增加其收入,最高可達銅出口額的10%。

  軍人長期乾政的結果,使拉美各國在削減其他公共開支的同時,軍事開支卻不減反昇,軍事負擔不斷加重,嚴重阻礙了經濟的健康發展。

  拉美在行動,要分『和平紅利』

  面對普遍的腐敗、泛濫的犯罪和世界上財富分配最不公平的現象,拉美各國政府紛紛展開削減軍事開支的斗爭。今年4月,秘魯總統托萊多和哥斯達黎加總統羅德裡格斯發表聯合聲明,呼吁拉美各國削減國防開支,減少戰爭物資的采購,以便把節約下來的資金用於發展經濟。聲明還倡導通過簽署條約的方式在拉美地區禁止擁有和采購中長程彈道導彈,以鞏固地區的和平與安全。

  冷戰後的國際安全環境發生了重大變化,拉美的安全概念也隨之發生了轉變。正如智利海軍參謀長貝爾加拉所強調的:『我們共同的挑戰不是軍事性質的,而是可能影響本地區某些國家穩定的社會經濟性質的。』因此,有必要對傳統的軍隊作用進行新的定義。1998年4月,第二屆美洲國家首腦會議召開前夕舉行的美洲國防部長會議一致認為,拉美地區武裝力量今後的新作用將是『與販毒作斗爭和捍衛民主』。目前,拉美各國達成了一個共識,即應當建立一支人數更少、待遇優厚、裝備精良的軍隊,其任務是保衛邊界、打擊毒品走私以及在遇到自然災害的情況下提供幫助。

  6月底,安第斯共同體5國召開會議,計劃通過裁減軍隊來消除貧困,並倡導建立安第斯無軍事威脅區。厄瓜多爾在會上提出建立一個地區和平與防衛走廊,在這個走廊裡禁止使用進攻性武器。這一建議已得到安第斯地區各國的支持。7月27日落下帷幕的第二屆南美國家首腦會議發表了『瓜亞基爾共識』文件,宣布南美為和平與合作區,反對在該地區使用武力或武力威脅。這些行動是一個良好的開端,它將推動整個拉美削減軍事負擔的潮流
分享至:
| 收藏

南京夜生活|手机版|南京百花网  

© 2001-2013 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2

1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