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南京夜网门户 汽车 查看内容

天津市飞乐汽车照明有限公司无视法律强行调岗开除辞退工作9年老员工

2019-3-15 21:40| 发布者: my_junyi| 查看: 96| 评论: 0

摘要:   我是天津市飞乐汽车照明有限公司的优秀员工,担任质保部统计工程师一职,我从2010年8月30来到飞乐公司工作,自认为一直兢兢业业,认真努力的干好领导安排的每一项工作。  自2018年12月10日,质保部本部门副部 ...
  我是天津市飞乐汽车照明有限公司的优秀员工,担任质保部统计工程师一职,我从2010年8月30来到飞乐公司工作,自认为一直兢兢业业,认真努力的干好领导安排的每一项工作。
  自2018年12月10日,质保部本部门副部长(董秀丽)突然带我到综合部,然后综合部部长(杜家娴)突然和我说让我调岗,我当时都懵了,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突然上级领导和我说这些,这时我问了杜姐(综合部部长杜家娴)为什么?她说:单位现在就让这样“二岗合一岗,一天当两天用,减员提效”公司困难缩减岗位,我当时就懵了,为什么会是我,我在本岗位一直干了多年,而且在工作中被评为优秀员工,说我的岗位让领导新提拔的一个同事来接替我的工作她叫李蓬莲。于是我去问本部领导朱林(质保部部长),他支支吾吾的也没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随后我又去找综合部部长杜家娴问个明白,她对我说:你不用干了,要不调岗,要不给补偿金回家。然后来了一个人,就是上次裁员那批的员工高某某(物流部库管员)来要工资条。所以我就这样下楼继续工作了,后来我才知道我们部门不止交了我,还有4名本部门的同事。
  2018年12月15日,下午快下班时,接到本部门副部长(董秀丽)口头通知我,说是张总(经理:张国生)找我,我接到消息后,就去了张总办公室。一进门张总就拿物流部库管员高某某的事吓唬我说:是调岗还是拿钱走?我觉得身为老总怎么会这样,因为我已经和张总说过我目前的状况,我是一位单亲妈妈,而且抚养一个儿子,儿子很小,父母都年纪大了,所以全家都靠我一个人来支撑。我说:我在飞乐干了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说我是哪干的不好?我只想要个合理的解释。张总说:这是单位决定的。我说:我在飞乐贡献了9年,随便一句话,就这样决定了我一家的经济来源,我的孩子需要我,父母需要我,而且我是无固定期合同。可他并没有理睬我的情况,只给我两条路:1.是调岗,从工程师调岗到生产线当操作工;2.是拿钱走人,给一半的补偿金。我让他给我写上我的薪资标准和调岗位置,他又说让我拿钱走人,我说:这个钱为什么只给我一半?是按什么标准发放的?他并没有给我明确的说明,只是说这是公司决定的,我说这没有依据,没有合理的解释,我怎么能接受?他却甩给我一句,你可以不同意,但是公司会按流程处理我的。(和张总谈话有全程视频为证)
  之后,我从公司大屏幕公告牌上看到了内部招人的信息,我不知道单位这是什么套路,一边裁员一边还在内招.(有当时照片为证)
  2018年12月20日,突然接到副部长董秀丽《关于员工培训通知》,通知我和那4名同事去培训,通知上写道由于工作岗位调整,让我们几个人从2018年12月20日参加公司组织的调岗培训,在第二会议室。时间:上午:8:30-12:00 下午:12:30-17:00。(有照片和复印件为证)
  然后,我们5人一起去了会议室,是一个环境安全主任朱俊义主持培训,他没提调岗,只是读了《关于员工培训通知》,大伙就问朱俊义:为什么给大伙培训调岗?我们调去哪里?薪资标准多少?调岗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吧!他说不知道为理由,就光给培训,让我们签字。我也是服了,这不是强迫大家调离岗位吗?这么剥夺了大家的合法权益吗?还有天理么?之后他说什么都不知道,让我们去找杜姐(综合部:杜家娴)。我们就来到综合部找杜姐,说是没来上班,然后我们就回到自己的岗位工作了。
  2018年12月21日,我们5人中有2人被迫自动离职拿补偿金离开了公司,就剩下质保部我、李某和陈某,这时综合管理部在打卡机旁,食堂门口,还有公告牌上施加压力,逼迫我们3人同意调岗,因为我们3人在飞乐工作年限都比较长,所以公司不能给予我们应得的补偿金而强行逼迫我们调岗,去找杜姐(综合部部长杜家娴)问,她就问我们为什么不接受培训?而且她让我们的副部长董秀丽不让我们在原岗位工作,(视频为证)尤其是我心里很不平衡,让新上任的李蓬连来接替我的位置。我不能理解,我是干的不好,还是怎么了?我在这个岗位一直是先进个人,优秀员工证书是董事长陈再亮颁发的,现在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让我给一个没干过我这个活的人接替我,我实在无法接受,不管是本部门领导,还是综合部,都在躲闪回避我这个问题。
  自2018年12月21之后继续给我们三人施加压力,开始大屏幕各种公告说质保部我、李某、陈某三人虽然有打卡记录,可视为三人未出勤,扔按未出勤计算。而且逼破我们去参加调岗培训地点培训和签字,我们每天都去,每次去了都不给解释和谈话,就让签字,我们大家知道签了就等于同意调岗了,我们不能不明不白的同意。这个公告至今都在发,每天更新日期,让大家来舆论我们,给我们施加压力,而且综合部部长杜家娴还躲避着我们,没人给我们解决我们的问题。试问公司为什么躲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有大屏幕公告的照片为证)
  2018年12月24日上午9:10综合部部长杜家娴态度恶略的让我们签字,我们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拿起手机拍了她的嘴脸,好让大家评评理,毕竟人家是公司,我们是个人,我们没权没势的就这样被人欺负,杜家娴每次就一句话,为什么不签字?为什么不参加培训?我们只要有人问他要有个解释,她摔门就走,说我们不尊重她,试问拿手机拍证据我们有错吗?你们又按摄像头,有逼迫我们签字的时候呢?你们换位思考一下,为什么要对我们这样,我们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有错吗?我们也要让大家给评评理去。我们是弱者就随便让人欺负么?
  2019年1月3日,陈某自觉压力太大,所以自己协商和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然后飞乐给了他3万,按照一半的赔偿金给的,他在飞乐工作了9年,每日工作12个小时最后就这样拿了3万走人了。陈某还没走了10分钟,综合部打电话来找我去楼上谈谈,是环境安全主任朱俊义给我带到小会议室谈话的,跟我软硬兼施,一会说让我先同意调岗干一段时间,等我们质保部门的孕妇离职走了让我回去,还说他和综合部部长杜家娴还有我们质保部部长朱林说都同意这样,因为他们的做法无法让我相信,我提出让他们给我在纸上写出来,签字。他又把话题转开改说给赔偿金,于是我问他赔偿金给多少,他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是按什么心跟我谈的,什么也不知道,就来随便说说就完?问他,他又不主事,说是再去问问,然后我就回到我的办公室了,没过几分钟,综合部又来打电话让我上楼,我又来到了那个按着摄像头的屋里,软硬兼施的让我选。我说:调岗给我写清楚了现在干什么?什么职务?你打算让我去哪儿?薪资标准是多少?他只说,却不敢白纸黑字写,然后又提给钱的事,他说给我1万9千元,在飞乐干了9年,干着工程师的职务。我问了他一下这1万9是怎么来的?他竟说不出来。我说您还是问清楚在谈吧!要不就找个能给我解决的人来吧!至今了无音讯…………..
  2019年1月11日,公司大量来新员工,都是一些学校刚刚毕业的学生们,我不明白公司困难“二岗合一”怎么还招人?这时单位电子屏仍然不断的滚动着发给我的各种通知打卡未出勤按旷工处理,但是为了一家人的饭口,我仍然顶着各种压力坚持着。
  2019年1月29日,单位开工资,本来是每月15日开的,到29日才开,开完工资,我一看少了300元左右,于是我就去综合部财会查工资,说是没接受去培训,要扣除5天岗位工资,我问:那条法律写了,调岗或培训就能随意克扣工资?《劳动法》上那条?我们反映不给我们解释,不给我们解决,就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呗?我们劳动人们没有任何权利呗?想找个说辞扣我们就扣我们,还讲道理吗?
  2019年1月30日,早起我就去了综合部,得把事情问清楚,这次综合部的环境安全主任朱俊义说就是公司不想要你了,让你自己走,还告诉我单位花了3万请了律师跟我们打官司,你们告去吧!奖金就不给你们,扣你们钱就是迫使你们走,还给我看了发放奖金的的东西。
  2019年1月31日我也依旧打卡上班,在打卡机处也是吸烟室中大家都在议论着2018年度年终奖的事情,同事们都在说年前发一部分,年后发一部分。
  于是2019年2月1日,上班后我看见我部门的副部长问她(董秀丽),问:咱们部门什么时候发年终奖?她说:不知道。我说:别的部门都发了,怎么还没信?她还说:不知道。我于是又问:董姐,如果发是不是就应该有我的?她还说:不知道。我说:2018年我一整年都在质保部工作,是不是你和朱部长(质保部部长朱林)一起做的?她说:是。但是综合部不一定通知发给我。然后我就去问问杜姐(综合部部长杜家娴),但是她没来上班,我一直等到她中午才来上班,这时她在环境安全办公室办公,我问:杜姐,啥时候发我年终奖?她说:不知道。我问她:都发了,怎么没我的?她说:你先等着吧!还不知道了。当时环境安全主任朱义俊说:不发你再来找杜姐(综合部部长杜家娴)。于是午饭后,我再次来到环境办公室,这时我们部门部长朱林和副部长董秀丽还有综合部部长杜家娴都在屋里弄年终奖金的事情,然后领导们都在我就问朱部长:领导什么时候发给我年终奖?他的态度很恶略说:别找事!我说:有我的吗?他说:别影响我们!我说:您给我来个解释?他还在说:别影响我们,我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步步逼我到门口,然后拽住了我的胳膊,殴打我右臂而且颈椎后背强烈的撞击到门和把手还有墙上,杜家娴作为综合部部长装没看见,也不理此事情,朱林打完我开门就走了,一屋子全是领导,不发我奖金没有合理解释,还动手打人,真的是没有天理了!这样的领导,朱林还是一个男的,就这样对待一个女职工,就这种品质的人,公司也能用他?他有嘛权利打人?有什么不能说的?于是我实在无助了打的110报警了,当时我四肢发麻,动不了,缓了半天等到家人来扶着我才能走,然后公安人员给我们做的笔录,去了天津市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诊断证明多发伤,还有多处软组织损伤,胸、背部闭合性损伤,建议进一步复查和卧床休息。(有病例和诊断证明为证,110给的验伤单为证)
  直到春节过后2019年2月13日,打我的朱林和单位的人一个人都没来人看我,而且连个电话都没打来问问,而且下午以快递的方式,发给我一封解除劳动合同的单子,我是在飞乐被领导打的,当事人没来看我,公司还跟我解除劳动合同,还有天理吗?我这还浑身疼着,还在养伤阶段,他们就这样对我,他们是太欺负人了,还这样的态度?我要为我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我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无法无天的企业,职工在工作期间,挨打还被公司开除了,朱林还还在飞乐公司干着,一分钱都没有陪给我,我相信中国是个法治的社会,相信党和人民政府会给我一个公道的。无论是胜,还是败,我会连续发帖公布与众,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直到还我公道为止!
  
分享至:
| 收藏

南京夜生活|手机版|南京百花网  

© 2001-2013 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2

1
QQ